第五章 无心偏逢多情种(1/2)

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,www.i7oo.com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却说一连过了几天,直等那老太爷头七且过,许府宅院里才恢复了往日的生机。

这日晌午,玉鸳和丹引偷着去外面给穆家大姐和宝瑾上坟。

若不是大少奶奶求许母,可怜两个人儿,死了连个安置的地方都无有。房里的小婢子又都年轻,笨手笨脚还偷懒贪玩,金氏索性也让她们都下去歇着。

这边金氏只倚在窗边闲闲的打着璎珞。忽听得院内吵吵杂杂好不热闹,金氏这几RB就无聊,除了按例请安,都不曾有人理会她,如今难得听到动静,便只把窗户支开了小缝,透着空隙去看院里。

只见厢房陆姨娘处的房门口挤满了丫鬟,婢子。都拥着一个蓝衣男子声唤“二爷。”

“二爷,这就是许成义?”金氏喃喃道。忙放下手中的璎珞,只睁大了眼睛去瞧探。

那许成义身高七尺有余,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蓝箭袖,束着攒花结银袋荷包,系着嵌玉金纹汗巾。外罩青淀起花八团排褂,登着青缎白底苏绣朝靴。面容秀气,眉目俊逸,倒是十足的好皮囊。

却说许成义,倒是洛阳邑有名的浪荡子。

其自幼不好诗书,只与那众泼皮小厮一处浑玩。后许父病逝,十七岁便接手了许家瓷器生意。自管起了窑厂,腰包愈发充足,便整日闲游纵乐。

又结交了几个官僚无赖,均是些赌博吃酒的好手,凑了六人,按年岁排行。许成义行四,又因生了副好相貌,众人便称俏四爷。

那金氏透着窗子缝儿偷看那许成义,只见其粉面油头,臂膀无力。手脚却实为轻浮,只赶着去吃那些俊俏婢子的豆腐,便自觉悻悻地,顿时生起一阵哀怨。

这边,许成义刚在庙里给老太爷守过头七。庙里清净,整日吃素,也没个娘们陪伴。打早一回府,便准备去看新媳妇。却在府门口就被魏嬷嬷拦了下来,直言夫人吩咐不许他同金氏圆房。

许成义本浑玩好色,可也还孝顺。即是许母吩咐,他虽也想见见新妇模样,也只得忍着,

便径去了陆姨娘处,欲好生逍遥一番。

方到门口,便见了几个小婢子正蹲着石阶上掷石子。其中有一个叫梅香的,年芳十五,生的细眉杏眼,颇有几分姿色。那许成义往日里便早有意收用她,只是碍于陆姨娘看的紧,一直不曾得手。

今儿禁了几日欲,愈发的如恶狼一般。再看那梅香便更是媚眼如丝。也巧,那梅香今儿穿了

一身紫色梅花样短衣,下配一条墨色长绦裙。蹲在石阶上,只不经意露出半寸后腰。那许成义见了,顿时蒙了心窍,也不作声,只偷偷在梅香身后蹲下,伸出右手,顺着后腰处便猛的滑进衣服里。

那梅香正玩的尽兴,不曾注意有人在身后,忽的觉得后身一阵冰凉,只顺延到前胸。吓得顿时一个激灵,跳着脚站了起来,一转头,才看见许成义正蹲在地上伸着右手,两眼含情的笑看她。

“二爷,您又浑闹。”梅香埋怨着,许成义虽是主子,可是陆氏跋扈,她却不想惹了一身腥。

其余婢子见了,忙纷纷向许成义请了安,便有婢子进屋通报。

那许成义见梅香只在下首站着,垂了头,板着面,也不理睬他,便上了赶子去撩拨。

只去梅香身侧,闻她头油香味。

屋内陆姨娘听闻许成义已到门口,也顾不得还未上妆,只蹬着一双绣鞋,由大丫鬟文书掺着,忙忙迎出来。却正撞见许成义围着梅香调笑。

顿时气翻了眼皮,只恨的咬牙切齿。

“二爷,有什么体己话就和她去屋里讲,偏站在外面算个什么?怎的,难不成是什么淫词秽语的要防备着我。”陆氏直扯着细尖嗓子,又狠狠地瞪了梅香一眼。

那梅香见了,直吓得浑身嘚嗦,眼泪含了眼圈里去。

文书见此时尴尬,便缓解道:“二爷难得回来,姨娘这几日好生思念。怎的还站在门口,快回房罢。”

那陆氏闻言,也怕许成义真生了气性,立马换了副嘴脸,娇笑着迎上许成义,直上前扯着许的衣角,便往房里引。

本章节未完,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(1/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