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代奇男子

作者:奇男子状态: 连载日期: 2021-05-15

“老天爷,要是还有下辈子,我他娘的发誓,打死也不要做人了,我宁愿做一条狗!” 江岸上的苏景仰天咆哮。 “霹...!” 乌云密布的上空一道闪电劈到了苏景的身上,他穿越了! 可他却穿越到一只狗身上! “叮...游戏系统开启,世界背景更换,这里是星兽大陆,玩家身份:宠兽!” 一只宠兽狗,一个游戏系统,故事从这里启程。

❀ 相关推荐: 全新一代奇骏 全新一代奇
作者的其他小说
  • 作者:奇男子
    “老天爷,要是还有下辈子,我他娘的发誓,打死也不要做人了,我宁愿做一条狗!” 江岸上的苏景仰天咆哮。 “霹...!” 乌云密布的上空一道闪电劈到了苏景的身上,他穿越了! 可他却穿越到一只狗身上! “叮...游戏系统开启,世界背景更换,这里是星兽大陆,玩家身份:宠兽!” 一只宠兽狗,一个游戏系统,故事从这里启程。
  • 作者:奇男子
    死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死之后灵魂转移到一只渺小只有十几天寿命的蚊子身上!好吧,竟成事实,那么咱就做一只有梦想的蚊子,维护世界和平就交给我了,呃...换个梦想!古有狐仙(狐狸)、黄仙(黄鼠狼)、白仙(刺猬)、柳仙(蛇),那么我就做一只蚊仙,蚊神。且看一只会修炼的蚊子如何养家糊口,赚钱赚到手软,且看一只渺小的蚊子如何逆天改命,让万物臣服。不服吗,咱小弟多,成千上万的蚊子扑过去,看你怕不怕!
  • 作者:奇男子
    他不过是一只无忧无虑的小白狐,生活在这与世无争的谷中! 谷中鸟语花香,他却只能逃离,沦落成别人的宠物。 他生下就被世间所不容,却成为继承了一代奇男子禹皇的传承。 都说人妖不能共存,他却身居人妖两族的血脉! 人性的险恶,世道的不平,他只想做一只娘亲膝下的小狐狸。
猜你喜欢的小说
  • 作者:乐小小
    走在路边却忽然被人拉进车内解决“生理需求”!就算对方是势倾半边天的暗夜帝王厉承谦也不可以! “渣男,你就等着起诉书吧!”慕落落扔掉他开的千亿钞票,誓要维护清白! “呵呵,我只不过是行使了作为老公的正当权利而已。”厉承谦阴骘一笑,“这种装失忆的戏码,极其幼稚!” 慕落落一脸懵逼:老公?纳尼?她嘛时候结过婚了?她怎么不知道?
  • 作者:明药
    少帅说:“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,不懂时髦,你们不要欺负她!”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:到底谁欺负谁啊?少帅又说:“我家夫人娴静温柔,什么中医、枪法,她都不会的!”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、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:少帅您是瞎了吗?“我家夫人小意柔情,以丈夫为天,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!”少帅跪在搓衣板上,一脸豪气云天的说。督军府的众副官:脸是个好东西,拜托少帅您要一下!
  • 作者:歆月
    她站在婚礼殿堂,迷茫的望着台下窃窃私语的嘲讽,沈倾倾的心再也承受不住打击!崩溃了!!三次结婚,三次沦为笑柄!!她不干了!一怒之下跑到大街上,被她撞上的第一个男人就是她老公了!!就这样,阴差阳错.........
  • 作者:沈茜
    我爸和小三害死了我妈,我从医院逃了出来……稳定时间更新6000字上架会狂爆更。重要说明:大家点一下追文和推荐V0V加更说明:玉佩加一更,皇冠加五更!旧文:http://www.heiyan.com/book/56694
  • 作者:弥煞
    关于异界大掌门: 降龙十八掌、独孤九剑、风神腿还有......葵花宝典。 一个个经典武侠人物悉数登场,一门门耳熟能详的武学在异界大放光彩。 一款从天而降的大掌门系统,让白展云拥有了召唤这些武侠人物、学习各类武学的能力。 独孤求败:“拜见掌门!” 西门吹雪:“拜见掌门!” 独孤剑:“拜见掌门!” “九天十地,唯我独尊!” ......弥煞第五本新作,敬请赐教!...... ...
  • 作者:玄天正宗
    一个个诡异莫名的案件,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死亡现场,这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沦落还是时代的悲哀,且看第六重案组如何突破谎言,去侦破那掩盖在层层迷雾之下的残酷现实。 一个孤儿,一个流氓一般的混蛋,一个与生俱来的天赋,一个玩世不恭的浪子,一个爱恨情仇的人生,且看一个坏蛋如何在正义与黑暗中徘徊,以暴制暴,或是除暴安良。 谁会想到,那个朝夕相处的室友竟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吸血鬼;谁又知道,光鲜亮丽的歌星却是个魅惑众生的
  • 作者:瑟木
    某天,新闻中一段采访路人的视频在网上掀起热议,原因是视频中的女人肤如凝脂,雪白无暇,自然而脱俗,宛如从古风画卷中走出的倾城美人,网友纷纷留言求出道,各路媒体却查无此人。 她曾贵为一城之王,拥有无穷的法力,寻找各种赚钱的方法:制造古董,名贵宝石均以失败告终。 纾尊降贵宁愿当他的小助理,也不当低下的戏子! 慢着,她仔细想想,当戏子的助理还不如直接当戏子!
  • 作者:点点乱君心
    前世的她,懦弱卑微,猛然惊醒,却也魂断梦消,直到那一张张喷有灼热烧刀子的桑皮纸覆在脸上,行行血泪的印掩之下,她才发现此生竟是多么的可笑! 再次醒来,却意外的回到了三年前,心机姨娘仍在,踩着她上位的渣妹仍在,凉薄的父亲仍在,就连那丰神俊朗、好似永远在笑的“未婚夫”依然是笑意不达眼底。 可是她当真还是那个委曲求全、逆来顺受,毫无还手之力的小白兔吗? 凤泣血而生,势要报满腔憾恨,素手搅扰乾坤,情与恨的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