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探病的黄花狸(1/2)

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,www.i7oo.com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“一切痛苦都将过去,只有死亡是免费的。”

当郑清在血海中窒息到快要昏迷时,脑海中闪过这句话,蓦然醒了过来。

醒来的一瞬间,他的脑海仍旧回荡着血海深处那些女妖们轻扬的哼唱,鼻翼间依稀还能嗅到血浪间翻滚的仿佛无穷无尽的怨恨与腥气。

他闭着眼,压抑着疯狂跳动的心脏,遏制自己大口喘气的冲动。

这里是医院,病人的任何异常反应都会被监测咒式察觉,然后反映给治疗师们。郑清不想再一次被小精灵们捏着鼻子灌一肚皮驱逐梦魇的魔药。

那种腥臭中带着浓郁苦涩的味道,他喝一次就够了,这辈子都不想再碰。与之相比,他宁愿每天在噩梦中醒来。

让他有种正在赎罪的隐秘的安慰感。

‘越是试着忘记,越是记忆深刻’,这是天空之城里的一句话,郑清不记得什么时候看过,但印象深刻。

这句话非常凝练的概括出了他现在的情况。

发生在黑狱的某些事情是一场事故,也是一场意外。郑清已经通过某些私下的渠道,知道了学校的态度,大概率不会追究他的责任。

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心安理得面对自己做出的错事。

越是试着忘记自己的错误,那错误带来的伤害就越加深刻的反应在他的梦里;越是试着忽略那场意外,那意外造成的事故就越是反复而又清晰的在他脑海中重现。

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,郑清从与那件事有关的噩梦中醒来了。

与其他几次相比,今天这场又添了新的元素,就是贯穿整个梦境的那些海妖们的歌声,那首天空之城的主题曲——郑清猜测或许与他心底印象深刻的那句话有关系吧。

疯狂的心跳缓缓平复。

郑清仍旧闭着眼,舒缓着紧张的心情。

夏日时节天色亮的都很早,所以虽然亮光已经透过眼皮落在男生的视网膜上,但凭借那些稍显凉意的光线,郑清仍旧可以判断出此刻太阳还没完全出来。

或者说,太阳还没升到他窗户的高度。

还不到他起床的时候。

已经放暑假了,朋友与同学们早早离开了学校,甚至校医院里的许多治疗师与护师也放了假,这让郑清的日子过的比他预想的更乏味一些。

魔力匮乏反噬最保守也是最安全的治疗方案就是静养——字面意义上的‘静’——按照那位马姓治疗师最初的意见,郑清最好全天二十四小时躺在床上,一动不要动,使用辟谷类魔药维持生机,这样可以获得最好的恢复。

对意识清醒的郑清而言这不啻于酷刑,他又不是木偶,而且没有丧失活动能力,怎么可能二十四小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
所以治疗师们最终选择妥协,虽然维持了‘静养’方案,但给了病人更高的自由度,允许他在医院附近小范围活动,保持身心愉悦。

相应的,恢复时间也从最短的二十天延长了近一倍。

也就是说整个暑假,郑清基本都要呆在校医院了。年轻巫师非常怀疑他是不是又打破了九有学院的某项记录,比如一年级在校生最长住院记录。

就在郑清闭目养神的时候。

本章节未完,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(1/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