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梦境(2/2)

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,www.i7oo.com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.

此刻,月下议会的上议员已经扶着他的肩膀,与他站在一起,面向台下密密麻麻的客人们的身影,他们仿佛一只只嗷嗷待哺的大鹅,伸长脖子,专注而又不失礼貌的盯着台上的年轻男巫。

“女士们,先生们,欢迎参加胜利日的庆祝颁奖仪式。”

“站在我身旁的这位年轻巫师,大家应该都不陌生——第一大学的公费生,梅林勋章的获得者,大阿卡纳‘世界’称号的拥有者,宥罪猎队的队长,郑清同学。”

“今天,他的身上又多了一重新的荣耀:黑暗议会之敌!”

“当我在二维进化实验室与郑清同学签署契约,割掉他影子的时候,从来没有想过他的影子竟然能够成长到这种地步。”

“在黑狱,郑清同学与他的影子一起,将一位黑暗议会的议员,来自古老德鲁伊组织的资深大巫师塞克伯击杀在战场之上,有力维护了巫师联盟的威严!”

“这是属于郑清同学的胜利!”

“这更是第一大学的荣耀!”

台下立刻响起排山倒海的掌声。

间或夹杂了女巫的尖叫与男巫的口哨。

郑清眼中带着几分惊恐,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,用力挥舞着胳膊,试图否决这份荣耀:“不不,那件事跟我没关系,都是那个影子做的……它是有关部门的猫,不信你们问它!”

说着,他用力跺跺脚,催促自己的影子快点出来承认。

但脚下那团漆黑的影子仿佛一滩粘稠的墨汁,沉默的在他脚底晕开,完全不似平日的聒噪与活跃。

苏施君抬起胳膊,向下按了按。

掌声与欢呼声顿时小了许多。

她一把揽住郑清的肩膀,馥郁的芬芳令年轻巫师立刻忘记了刚刚的辩解,脸上重新挂起傻乎乎的笑容。

与此同时,女巫轻快的声音再次通过那些五颜六色的喇叭花,向四面八方传去,或许因为喇叭花品质有瑕,女巫的声音在传播中出现了奇怪的扭曲:

“……当我代表《贝塔镇邮报》采访郑清同学的时候,我就通过他的眼睛看到了一个充满野心与力量的灵魂,冷酷、卓越、非同寻常。”

“伴随着他在黑狱战场的战绩传播开来,更加证明了当初我那次采访中得到的结论:九有学院刻板的教育方式,危险的教育内容,严酷的考试机制,不仅压抑了学生们的自由与天性,更培养了一大批漠视生命的巫师!”

“只不过在华丽成绩的掩盖下,这些危险仿佛阳光下的阴影一般,被大众刻意忽略……”

台下的欢呼声渐渐变小,男女巫师们互相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着,不时向台上投以诡异的目光。

郑清越听越不对劲,一扭头,身旁的苏施君不知何时变成了普利策女士——那位贝塔镇邮报的记者,曾经在贝塔镇采访过自己。

此刻,她瘦削的脸颊浮现一层激动的红晕,薄薄的嘴唇仿佛两片利刃,肆意切削着郑清身上的光环。

她的手仿佛老鹰的爪子,死死扣住年轻男巫的肩胛骨,让他动弹不得。